92麻豆爱干净的保洁员

   连关县城里,徐中书有些担忧:“王兄,这样搞的太狠会不会造成太恶劣的影响啊!”

   “那个什么李县丞抓了也就抓了,这人和我们素来不对付,而且还敢偷我们在官仓里的税金,死不足惜。”徐中书可是知道之前这个李县丞尝试过好几次想要控制青山石油公司的。

   第一次是在三洋镇那边,而第二次那个什么李县丞竟然还敢派了个曹原过来当青山镇的镇守。

   如今曹原这个镇守还继续被软禁着呢。

   现在又是胆大包天,竟然想要把连关县官仓里的税金一股脑卷跑了,那可不是个小数目,足足大几万呢。

   好在第二骑兵连追捕迅速,刚一得到消息就是把人给抓了回来,连带着那些税金也是找了回来。

   刀疤道:“不抓怎么搞钱,那些追回来的税金也才六七万而已,顶个屁用,我们来的晚了一些,上半年很多税金都已经是被郡城那边拿走了。”

   “只靠这六七万可没办法和大人交代!”

   “黄飞鹏那边我已经打听过了,这人上任两年多手段可厉害着呢,至少也捞了十万之数,我们把这笔钱搞出来,然后再找其他人摊派一二,先凑个二十万送回去,然后再抓紧时间收税!”

   徐中书听罢,也是叹了口气!

   补充旅缺钱他也知道,这段时间拼命扩军,听说粮饷处那边连安家费都快要拿不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军械以及弹药补充。

  
率性优雅的时光

   那可都是要钱的。

   没钱那些军火商可不能会把军火运过来,你想直接黑吃黑都没办法。

   就算要黑吃黑,估计也干不过。

   因为人家南州银行见罗安郡局势混乱,为了保持航线通常,不足的从哪里搞了一艘上千吨的所谓的‘蒸汽铁壳商船’负责罗安郡内河段的运输工作。

   周立那王八蛋说这是商船呢,但是那玩意谁看了都知道是一艘正儿八经的铁甲舰,上面有着十几门大口径舰炮呢,这火力,南下的广安军的炮舰部队都得自叹不如。

   见刀疤已经是决议拿黄飞鹏和李县丞他们开刀,徐中书也没有说什么,反正这事又不是他负责的,他只负责参谋作战,其他事情那都是刀疤负责。

   两人商议了一番后,刀疤让人只招呼黄飞鹏和李县丞以及其他官员士绅,而他自己则是把县守衙门的部分中低级官员找了过来,开始他南下最为主要的工作之一:捞钱!

   不对!

   征税!

   按照罗安郡以往十几年的规矩,林子然麾下的驻军是不能直接收税的,甚至都不能直接从县衙门里拿钱,得有上头拔给军费才行。

   地方上的税金,大头会直接上缴给大头上缴给郡守府,小头留着维持县内的行政等各种开支。

   但是现在罗安郡都彻底乱套了,程凌峰已经完蛋了,简明岗嘛,林子然暂时是不会承认的,以后怎么样不知道,但是现在连关县却是处于他林子然的掌控之中,这税金自然是先拿来用一用。

   所以刀疤他们出发之前就已经是被林子然嘱咐过,到了县城那边后,除了正常摊派之类外,税收工作也不能放下。

   这税金一定要拿到手,此外还要尽快的展开农业秋税以及下半年的工商税征收工作。

   总之先把钱拿到手再说。

   刀疤虽然没什么文化,十来岁就拎着一把刀跟着林子然他们这些土匪后面混,但是也是知道钱的重要性。

   同时身为林子然账下的核心将领之一,他看不懂账目,但是却也知道现在的青山石油公司已经难以维持他们的开支了。

   青山石油公司虽然赚钱,但毕竟只是一家公司而已,就算一个月能够赚二十多万,但是对于如今继续急剧扩张的补充旅而言,依旧是难以支撑。

   别的不说,仅仅是林子然向宏祥商行以及其他多家商定订购的诸多武器弹药,其订单总额已经从之前的二三十万增加到了六十多万。

   而部队的维持费用也是急剧增加。

   以目前的青山石油公司盈利的情况来看,已经很难满足现在这种大规模扩军养军所需了。

   林子然缺钱了,真的缺钱了,缺的不是一万两万,而是几十上百万的大钱。

   这也是林子然派遣南下支队进驻连关县城以及其他各镇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在连关县城部署一支部队,充当南部防线外,也是为了获得足够的地盘收税养军。

   相对于庞大的军费开支而言,区区一家两家的什么石油公司是够的,这么多大藩镇们也没见谁是纯粹靠着自家企业的盈利来维持部队的。

   要扩军养军,还得靠地盘的税收。

   对与这些,刀疤虽然搞不懂太多的弯弯绕绕,但是他却是知道他们缺钱了,而林子然让他搞钱。

   这,就足够了!

   所以他准备抄家、征税同时进行!

   大恒可不是什么穷国,农业条件非常好,矿产资源也挺丰富的,同时还是蓝星上最早工业化的国家之一,放几十年前那可是蓝星五大强国之一,中部大陆霸主,在无尽海上让人绝望的存在。

   哪怕现在大恒陷入内乱了,导致农业和工商业经济得到了较大的破坏,但是因为大恒如今的藩镇不敢独立的特殊性,所以依旧勉强保持着统一。

   加上家底厚实,折腾了几十年依旧拥有丰厚的底蕴,藩镇们能够搜刮的钱还是不少的,甚至比数十年前的和平时期还要更多。

   因为现在的藩镇们为了养军搜刮钱的力度可是大多了,心也是狠多了。

   数十年前和平时期,大恒一年的税收就能够达到两亿多,而这只是中央税收,不包括留给地方的税收、地方征收的附加税收等等。

   如今乱世之中,各大藩镇收税那可是收的特别的狠,如果把各藩镇们的税收部加起来计算的话,那么肯定是远远超过当年大恒的税收的。

   这从军队数量就可以看的出来!

   当年大恒国和平时期里也就几十万军队,哪怕是恒奥战争里经过动员也就两百万不到而已。

   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大恒到底有多少军队,甚至南海州内都无法统计到底有多少军队,反正林子然知道的罗安郡各方人马加起来,至少是十万起步。

   他林子然手底下就五千多兵力了,冯浩忠那边也有差不多两万,赵松更多估计都超过三万了,李定钧那边也不是少,简明岗手底下至少两三万,哪怕是逃走的程凌峰,人家手底下依旧还有着好几千人呢。

   而这还没算上那些民团呢。

   各藩镇这么多的军队,这可都是要养的。

   如此也导致民众的税收负担极为沉重。

   要不然的话,以大恒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哪怕是只依赖农业,民众们也能生活的很好。

   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