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软件可以下猫咪

   解决完蓝以琳的事,墨心儿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沈凌悦这几天倒是老实了不少,只是现在所有同学全都默认为许越是墨心儿身后的保护伞,是许家在背后为她撑腰。

   墨心儿就纳闷了,这些人瞎吗?就她天天对许越避之不及的样子,像是情侣的样子吗?

   不仅如此,一些人甚至开始接近,讨好她,但是墨心儿最讨厌这种带着目的接近她的人。

   终于到了周五,吃完晚饭后,墨心儿便去了信息室找时天,她还在心心念念着前不久时天的新研究。

   九爷不在,她自然落得清闲。

   在信息室转悠了半天,也没见到时天的人影,墨心儿走到时天的电脑前,想看看时天最近都在干什么?

   坐在电脑前,轻易破解了他的密码,浏览一下记录,墨心儿忽然发现,昨天时天侵入了沈家的网络,时间刚好是她去沈家的时间。

   这家伙居然偷偷帮了自己,所以她昨天进入沈家到处查看那么顺利。

   嗯嗯,不亏是她师傅,够仗义!

   墨心儿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昨天时天还跟九爷进行了视频通话!等等!不对呀,这时间刚好是她从御景园离开的时间啊!

  
追梦的女孩的幸福感觉

   难道一开始九爷就知道她要去救人,还让时天帮她!

   仔细查看了一番昨天时天的操作记录。

   果然是九爷命令时天一路帮她的,他明明就是他默许的,这男人还在她回来后,装模作样的找她兴师问罪,感情根本就是故意逗她呢!

   这时,时天忽然进来。

   墨心儿杀人般的目光射向时天:“时天,居然跟九爷一起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了?”时天一脸茫然。

   “昨天九爷明明知道我要偷偷溜出去,还假装不知道,还让暗中帮我对不对!竟然不告诉我!”墨心儿气恼的一顿质问。

   时天一副无辜的样子;“九爷不让我说啊,我也没办法,告诉了,九爷还不得要了我的小命!”顿了顿,时天又道:“心儿,我早就说过,什么都瞒不过九爷的!以后还是少自作聪明吧!”

   “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九爷那么宠,又不会真的惩罚!”

   不会惩罚她!

   墨心儿恼怒的目光瞪着时天,意思是:摸着的良心再说一遍!

   时天想了想:“哦,好像是有过,因为偷偷逃避训练,被九爷亲自打过屁股,还被关过笼子……奥,还有一次被罚……”

   “闭嘴!”墨心儿黑着脸咬牙道。

   墨心儿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被九爷打屁股这件事,每次想起来都羞愤的想死。

   看着墨心儿的黑脸,时光又道:“其实,也还好了,九爷真生气的时候,是怎么惩罚人的可是亲眼见过的。”

   “谢谢的提醒,哼!”

   …………

   墨心儿气呼呼的回到主楼,路过花房便直接走了进去。

   床上白色毛绒绒的绒毯看着好舒服,墨心儿走到床边,身体向后一仰,便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想起蓝以琳送她的毒针,墨心儿拿出来把玩在手里。

   自言自语道:“秦北墨,故意欺负我,哼!”蓝以琳送她的毒针,她还没试过效果呢。

   真想拿九爷试试,不知道九爷被麻痹神经后,不能动是什么样子。

   墨心儿想象着自己把秦北墨扎的完全不能动的样子,修长的身躯,妖孽般的脸庞静静的躺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的样子,想想就觉得好笑,想着想着便不知不觉的笑出了声。

   目光注视着手里的毒针:“秦北墨,再欺负我,小心我扎的不能自理!”

   “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一道如鬼魅般的声音忽然传来。

   墨心儿猛然翻过身来,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随后,一下子跳了起来,站在床边,将手背在身后。

   “九……九爷,这么快就回来了?”墨心儿感觉牙齿都在打颤,刚刚她在直呼九爷的名字,还说要拿针扎他,这下惨了。

   秦北墨凌厉的目光睨了一眼墨心儿身后,一步一步走近墨心儿,在她面前站住,高大英挺的的身躯带着浩瀚的气势将墨心儿纤细的娇躯完全笼罩在怀中。

   墨心儿小心翼翼的望着眼前冷酷的男人,瞬间感觉到浓浓的危险气息。

   秦北墨长臂环住女孩,大手伸到墨心儿背后,将她手里的东西伸手夺了过来。

   垂眸看着手里的东西,竟然是一盒针。

   狭长的凤眸打量审视着手里的针,随后,目光看向墨心儿:“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说要扎的我不能自理?”

   墨心儿用力摇头:“没有!”

   秦北墨有条不紊的打开盒子,取出一根针,仔细打量,这针的确有些不同。

   “这针有什么作用?”

   没想到秦北墨一眼便看出了这些针跟普通的针有所不同。

   墨心儿不敢隐瞒,乖乖回答:“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被神经毒素浸泡过,扎进人的皮肤里,能够瞬间麻痹人的神经,让人在三秒之内失去行动能力,不过,我还没试过,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所以,想在我身上试试?”秦北墨狭长的凤眸幽幽的盯着墨心儿。

   看着男人的眼神,墨心儿只感觉毛骨悚然。

   “谁让九爷骗我,那天晚上明明知道我要出去,而且还让时天帮我!”

   “所以,不该感谢我吗?”

   墨心儿竟无言以对!他骗她,她还要谢他!

   算了,还是不要跟这个男人理论了,永远都赢不了。

   纤柔的身躯带着少女独有的幽香,忽然抱住男人精壮的腰身。

   仰起小脸,可怜兮兮的望着那张妖孽般邪魅的脸:“九爷,我刚刚就是胡说的,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把这个用在身上啊!而且身手那么好,我完全也做不到啊!”

   男人邪肆的嘴角勾勒,修长的手指勾着女孩的下巴,这可怜兮兮的模样还真是诱人。

   既然这小女人这么主动的诱惑他,他要是什么都不做,似乎不好!

   意识到秦北墨越发炙热的眼神,墨心儿似乎感觉到男人接下来想做什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想跑?”秦北墨忽然揽住女人的纤腰,直接戳穿她的心思。

   这就被看出来了,墨心儿默不作声,当然是想跑,可是也得跑的掉才行!